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陨圣记 第六章 鱼儿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9-09-25 17:58:15

陨圣记 第六章 鱼儿的味道

“既然来了,就别鬼鬼祟祟的躲在一边,我最讨厌偷偷摸摸的人。”鱼儿道。

“嘿嘿,xiǎo主人心情不好,我可不能触眉头。”迷糊见既然被发现了大大方方走到溪边捧一口溪水喝道:“晚上睡不着,出来走走。”不在説话。

慰藉人有很多种方法,有时,静静的沉默也是一种很好的安慰。。不用刻意去追问,当一个人想要吐露心事时自然会説出来。我静静的等待着。

“星空好美!”鱼儿沉默很久后,默默地説了句话,便走了。

是呀,这边的天空夜夜如此美丽,今晚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

天亮后,迷糊让猴二带他去猴族的储存食物的山洞寻找下有用的工具,到了之后迷糊觉得很后悔前天冲动,里面的石器应有尽有,什么石锅,石凳,石桌,石斧头,石剑。拿去石头斧挥动下用起来还比较顺手。拿出来试用下,居然和铁斧头一样锋利,是一把能够劈树砍柴的利器。回家是没有希望的可能了。只能先在这里安定下来,和野兽为伍自己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迷糊都在为自己的房子建造而努力。选取森林中最好的木材盖建木屋。篱笆是必须的,要能够防御野兽。木床,木凳,木桌。生活中的必需用品都需要自给自足。然后是取暖的问题,森林内晚上气温会变得很低,鱼儿很大方的将虎皮送来给夜晚取暖,理由是不能虐待宠物,随带给她也建造一所房子。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也渐渐熟悉森林内的环境,房子顺利建造成功,由于日山雨淋我的身体由皙白的肤色被健康的黑色。衣服完全破损的不能穿,虽然是猴族的领地但是人是有羞耻的动物,更何况妖族,,鱼儿便将虎皮取下一部分给我做成衣服和虎裙。身穿虎皮,手拿木棒,头发散乱,胡须浓密。我现在成功转型为野人。

又是一月月中天,説来奇怪,这个世界的月亮和原来世界的月有些不同,阴晴圆缺很不规律,迷糊至今都没有琢磨不透,之后的很久很久才明白,一月的开始是月于中天,而且圆满无缺,之后是上半月在东半边由圆逐渐变缺,下半月在西半天由缺变圆。周而复始,亘古不朽。仰望星空,看着浩瀚繁星不禁思考道:“我是不是将要在此地过完一生呢?虽然答应鱼儿做她的宠物,也明白这只是xiǎo女儿的顽皮玩笑,她也没有真把自己当成宠物。很多时候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当她出去几天之后,都会为猴族来带些肉类,什么野猪,獐子,麋鹿等。她似乎在为猴子们寻找食物般。在过几个月吧,陪陪鱼儿,就当是回报她的救命之恩。”

歌声想起,知道鱼儿又在溪边吟唱那首感人的歌。月色银白,草色如霜降。听了会后慢慢走向溪边,远远的看着,没有去打扰她,远远的听完着动无限的歌。心中很是感慨,迷糊想母亲这个时候一定很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母亲来説人生最悲痛的事莫过于此。我悄悄的来,就如我悄悄的走。。。。。。

第二天,清晨,迷糊很早就起来,溪边的水很清澈甘甜。每天喝水漱口,牙齿被刷的雪白雪白。对着溪边倒影道:“该是找个什么东西刮刮胡须,不然真像个野人。”

“扑通”被踹进溪水里面,鱼儿冷冰冰的出现在身后道:“以后别像个幽灵一样出现在我身后,很恶心。”

迷糊爬起来道:“大晚上不睡觉唱歌打扰到别人就有理由,我还想早diǎn睡觉呢。”

鱼儿一脚将迷糊踩入水中道:“记住,这里除了老祖宗,就我説了算。”説完之后便离开xiǎo溪。

“准备去哪儿?”用手将脸上的水抚掉道。

鱼儿回头道:“打猎去。”然后仔细打量道:“你正好也去,让你见识见识我是怎么打猎。”

迷糊很兴奋的屁颠屁颠跟着鱼儿去。。。。。

。。。。。。

迷糊无奈的站在无边的旷野之中,风吹过来,草儿随风飘摆。心中诽谤道:“我的作用就是来当诱饵。”大中午的dǐng着毒辣的太阳,汗液哗哗的往下流。鱼儿则在树荫下吃着水果,纳着凉很是惬意。

实在受不了这么大的太阳,热死xiǎo媳妇的天,迷糊有气无力的道:“我能休息下吗?”

“蹦”鱼儿丢个xiǎo石头砸中我的头,“别动,给我站着别动,今天要是没有收获就把你给下锅煮了吃。”

不远的森林里传来“哼哼”的声响,我去,十几头巨大的野猪出来觅食,一头野猪哼哼两声,朝空气重闻了闻,双目露出凶光狠狠的盯着迷糊,然后发疯的冲刺过来,迷糊吓的立刻拔腿就跑,两条腿的哪能跑的过四条腿,别看那野猪肥硕,跑起来东扭西歪,但速度绝对是刚刚的。

鱼儿见迷糊跑的贼拉快,恨铁不成钢的跺脚道:“没用的家伙,都説没事了,瞎跑什么。”鱼儿迅速的跑过去,对着野猪的一个正手,其他的野猪吓的立即窜回森林。迷糊有惊无险的看着奔回森林的野猪很奇怪的道:“鱼儿,怎么不追过去?”

鱼儿气愤的道:“你个猪头,叫你别动,你瞎懂什么,哪些野猪过界了,当然不能继续去追赶,要追你自己去,如果你想面对哪十几头狼的话我不介意你去追。记住,要叫我主人或者女王听见没有。”

迷糊嘿嘿道:“还是不要去了,以你鱼。。主人的实力收拾这些智力低下的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怎么还要我来充当诱饵。”

“智力低下,你太xiǎo看这大山里面的动物,如果你只是把它们当做一般的野兽,你终究有一天会丧命于此。记住永远不要xiǎo看对手,即使它已经处于濒死的边缘你也要全力一击,将它杀死才能安心。”鱼儿不屑的看着这个临阵脱逃的人教育道。

“我靠,那野猪至少都有500斤重,我孤单一人怎么斗的过它。在説你为什么不能直接出马将它们全部必杀。”迷糊擦拭身体的的汗液。

鱼儿白了一眼道:“杀的次数太多,它们已经能闻出我身体上的味道。所以才让你在前面用陌生的气息来吸引它们,然后我在出手。”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找死。”鱼儿撕力竭地的吼出这两个字。

。。。。。。。

回到猴族领地,头被揍成猪头的迷糊躲在木屋内三天没敢出门。生怕猴子们嘲笑。也不敢再忤逆鱼儿。那拳头打在人的身上,起先不疼还软绵绵很是舒服,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疼痛的令人麻木。期间猴二好心给送来一些野猪肉和水果,见它看着将脸憋的通红通红

陨圣记  第六章 鱼儿的味道

。“想笑就笑何必忍着,当心把你的腮帮子给憋坏。”迷糊无奈的道

“哈哈,哈哈。”猴二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足足有半分钟。“你变成这样纯粹是找死,説説你对鱼儿姐姐説了什么,让她大动肝火将你揍的不成人形?”猴二笑够后问道。

“那天我陪鱼儿去狩猎,她説野猪能够分清楚她身上的味道,我就随口一问,她身上的味道什么。就被打成猪头。”迷糊很无辜的道。

“活该,谁让你这么问的,鱼儿姐姐就这个死命门,居然被你误打误撞给撞上,将你打成猪头算是轻的。”猴二看了眼继续的笑道。

迷糊很气愤道:“笑够没有,我就随便问问而已。”

“等你深入了解到鱼儿姐姐后,你就会明白你这个作死问题到底有多严重。”猴二一个翻身蹲在木椅上道。手还不停的翻弄桌子上竹杯子。

“嗯,鱼儿是什么?”

“切,我会告诉你吗,自己去问。”

“去问,跟找死有区别吗?”

“没有。”

猴二见屋内没有什么好玩的就出去找别的猴子玩。迷糊现在很好奇鱼儿是什么变得,当时的迷糊跟本不知道那条尾巴代表的意思,所以也无法参透其中的道理。

“迷糊,给主人出来。”鱼儿在外面很有气势的説道。

一听是鱼儿的声音立即跑出去道:“主人唤迷糊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做。”

“今天陪主人出去狩猎。”一听这个立即吓得往后躲,鱼儿很是不屑道:“今天不去猎杀野兽,是去采野果。”

“没危险就好,我就不怕。”迷糊凑过去道:“能为鱼儿xiǎo主人效劳就我莫大的荣幸。”

鱼儿看着迷糊谄媚的脸厌恶地道:“理我远diǎn,看着你这张脸我就像吐。”

迷糊很是无辜的退了退。

“这次走的有diǎn远,你准备diǎn干粮。”鱼儿见我两手空空説道:“然后到我的xiǎo木屋前等我。”

“那我准备准备,一会就去找您。”赶忙回屋收拾收拾,准备了diǎn干粮,凉开水也带上一壶,然后去找鱼儿。

鱼儿今天穿的很整洁,换下了充满野性的豹皮,穿上一身素衣的她站在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目不转睛的看着鱼儿道:“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天女下凡也不过如此。”

鱼儿脸色红晕道:“看不出来你油腔滑调。”

迷糊正气凛然的道:“实话实话,现在你是一笑容倾城,在笑容倾国。我靠,现在终于明白那些个亡国之君为什么会烽火戏诸侯了。换做我我也会。”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正规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贵不贵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如何走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费用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费用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