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330章 基层劳动最光荣

发布时间:2019-09-12 18:03:13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330章 基层劳动最光荣

几家欢喜几家愁。

不对,准确的说,这时候还能欢喜得起来的,大约也只有两组。

其中一组不用说,非宋世诚和裴灵、沐云殊这只最‘势单力薄’的小队伍莫属!

人少啊!

心思又齐整!

素质能力又相对不错。

根本不用太担心有人会弃权拖后腿。

于是,当此项规则一宣布,许多小组在后悔莫及的同时,也不甘的聚焦到了这三个人的身上,尤其看到宋大少悠悠哉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当初他们还冷嘲热讽人家招募不到人要当光杆司令呢,未曾想,这反倒成了一大得天独厚的优势!

相比之下,他们这些人多势众的队伍,到了港岛那边,背景和人脉这些优势都不复存在了,还得谨防着其他学员拖后腿,只要有一个人成了害群之马,大家的成绩都得被拉下一大筹!

果真是no-zuo-no-die,挖了这么大的坑,含着泪热都要往下跳了。

除此之外,另外一个值得欢欣鼓舞的组,则是由那些草根精英组成的队伍。

他们虽然人也挺多,但大家都是从基层开始一步步白手起家的,骨子里仍保留着那股敢闯敢拼的劲头,让他们混一周的基层工作,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组的人,还是有些不放心,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顾长隆。

顾长隆严格来说不算是草根出生,也是一个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富二代,只是由于背景相对欠奉,才沦落到他们这组的。

现在大家唯恐这小少爷会不济事。

顾长隆察觉到组员的心思,立刻保证道:“大家放心,我念书时候就经常勤工俭学了,在基层过一个月也没问题,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闻言,草根学员们才稍稍松了口气。

其他组的二代们看得愈发不是滋味,有人抗议道:“温老师,这不太公平啊,我们这些人多的组,干一样的事情,加起来的成果肯定比那些人少的组多得多吧。”

温峥嵘笑道:“这话可不绝对,要知道,组队也是一门技术活,假设你们是在从事大型商业计划,要找人合伙,并不是意味着人多就行,而是要通盘权衡各方面的利弊去挑拣最适合自己的合伙人,有钱有关系有背景还不够,关键还得看齐不齐心,能否紧密团结成一个整体,你们以后得牢牢记住,革命的碉堡,往往是最容易从内部崩溃瓦解的!”

说得好有道理,大家根本无法反驳。

不过,温峥嵘还是善意的补了一句:“但大家也不要就此气馁,我们最终看的是完成率,比如你这组有十个人,弃权或失败了两个人,依然有80%的完成率,不用担心会被淘汰。”

裴灵听出了弦外之意,试探道:“温老师,难不成这还仅是初赛?”

“没错,我们会挑选完成率排名前三的队伍,进入下一轮复试。”温峥嵘继续讲解道:“至于考验每个人完成率的标准,除了得吃苦耐劳熬过这一星期,还得顺利完成各家单位分派给你们的业绩指标,这下你们该明白了吧?”

“………”

学员们只能把无数的MMP深埋在心中。

这种考验标准,简直是对这些二代们最大的摧残!

“接下来每个人领取各自的工作单位,出了关口之后,就立刻过去报道吧。”温峥嵘一挥手,就有人上前依次分发早已办好的通行证和岗位卡片。

见状,宋世诚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等等!

这些基层实习单位都是根据各家经营的主要生意来分配的

那风华集团的主业是房地产,岂不是要自己去工地搬砖?!

好在,拿到卡片之后,看到上面写着“维多利亚港大酒店”,宋世诚松了一大口气。

万幸,这些大佬还算有人性,考虑到了自家的酒店业务,否则真让堂堂豪门大少跑去港岛搬砖,非得成千古笑柄!

看完自己的,宋世诚又扭头问裴灵和沐云殊拿到的是什么。

“果然,我得去铜锣湾的百佳超市当日用品推销员。”裴灵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显然早有预料。

沐云殊则皱着眉头,紧紧盯着分配给自己的单位工作,神情很是凝重。

见状,宋世诚联想到水木集团的主要业务,就隐隐猜测到了什么,问道:“木头,难不倒你要去……”

“唉。”沐云殊惆怅的叹了口气,晃悠着卡片:“我要去当保险推销员了。”

“………”

卧槽槽!

竟然让一个金融巨鳄家的公子爷去街头卖保险?!

关键的是,沐云殊这货就是一闷葫芦,如果不是别人主动找他说话,他绝对半天连屁都放不出半个,这样的人根本就卖不了保险好吧!

“抱歉,或许我就不该回来,本想帮你一把的,没想到还要给你们拖后腿……”沐云殊面露愧疚。

这一下,原本最有优势的小组,却面临着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不利局面。

他们只有三个人,但凡一个人失败了,完成率直接就要被砍掉三分之一,根本没有多少胜算了!

“哈哈,卖保险,那可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啊!”

“诶,对了,沐云殊应该不会讲粤语吧,这不明摆是哑巴瞎吆喝了嘛。”

周围人发现这事,立刻哄笑起来,宣泄着刚刚的不甘和懊恼。

宋世诚也颇有些犯愁,正思忖着应对计策,裴灵先很冷静的道:“没事,你去的这家保险公司,主要是做内地客户,你英文应该也过关的吧?到时候你装成高等海归,满口拽英文,尽量糊弄一下,依照那些内地客户的尿性,成功率还是挺高的。”

沐云殊沉吟片刻,正经点头:“我尽全力!”

宋世诚多看了眼裴灵,这丫头的双商果然不凡,非但没抱怨担忧,还一下子发现了这么微小的细节。

其他人也没顾得上再起哄,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不是爆粗口骂街,就是悲伤逆流成河。

“娘希匹!竟然安排劳资去给内地旅游团当导游,港岛我也就去过几次,让我领他们去夜场嗨皮还行,干这买卖不是自打脸皮嘛!”

“行了!港岛就那么几个旅游景点,你等会查查攻略就是了,瞧瞧哥们这趟要干什么,物流专员,专门负责往内地的几个货运渠道!”

“你俩叫嚣个毛线,本小姐都要哭了,竟然让我去美容院当销售顾问,都是别人伺候我,我哪会伺候人啊!”

“呜呜呜,我也只会逛奢侈品店,现在让我去当导购员,我怎么干得了啊。”

“还是杨少比较舒坦,是去证券交易所当客户代表。”

“行了,大家都别互相比差了,说到底都是伺候人的活。”

“温老师,能不能改一改,我家的主要生意是服装,我学的也是服装设计,让我去当设计师也好,卖衣服我不会啊。”

任凭学员们此起彼伏的申述,温峥嵘仍充耳不闻,抬起手腕看了眼表,道:“距离报道的时间所剩无几了,大家如果迟到的话,也会被视作弃权。”

这轻飘飘的一句,果然比什么都好使。

很快的,学员们只能揣着满腹的牢骚,主动或被动的起身下车了。

路上,有几个稍有心智的组长还招拢了组员,给大家作动员鼓励,当然,也少不了一些软硬兼施的威胁,避免有人拖后腿。

不过,正如裴灵预测的那样,这些成天颐指气使的主,哪肯轻易服从配合,再被糟糕的工作岗位惹得烦心,当即有几个小组就爆发了不大不小的争执。

“我们也走吧,速战速决。”

裴灵招呼道:“等报道完,今晚十二点,就在维多利亚港大酒店汇合,交代一下各自的岗位情况和联络方式,虽然都被收走了,但到了那边,肯定还会给我们新的通讯工具。”

这小队伍,虽热宋世诚才是组长,但反倒是裴灵最具备领导才能,很快决断出了接下来的策略步骤。

这和宋世诚不习惯发号施令有关,也和裴灵早熟的特质有关。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要赢就要一起赢,不抛弃不放弃!”

裴灵一边往通关口岸走,一边低声通气:“其实这规则有个漏洞,你们发现了没有?”

宋世诚点点头:“温峥嵘没说必须要独立完成任务。”

“对!就是这个!”裴灵道:“我猜测,这个规则漏洞是他们故意留出来的,他们既然想考验我们协同合作的能力,肯定也乐于看到我们互相援助,这都是在商界立足的策略,所以我们在确保自己完成任务之余,也要尽可能协助同伴闯过考验。”

说完,两人同时看向了沐云殊。

沐云殊知道自己是这组的软肋,道:“你们暂时不用替我分心,我自己一定能搞定。”

“都自己人,少点矫情。”宋世诚捶了他肩膀一拳,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偷偷递给两人一张纸条:“你们如果有情况,可以联系这上面的号码。”

“你还多藏了一个?”裴灵诧异。

“是我保镖的,他一直跟着我们。”宋世诚淡淡道。

他一早察觉到今天的比赛任务可能会不简单,于是让靳永胜一直开车等在商学院外头。

凭借他超凡的兵王素质,一看大家上了大巴车,绝对会一路跟踪过来。

裴灵稍感安定,又想起了什么,在即将过关检查的时候,低声道:“沈一柱那儿……”

“放心,我会把他引到港岛的,在那边,脱离了你爸的监控,应该会更好办事。”宋世诚反问道:“不过,做的局,你有把握布置得好么?”

“也放心,我在港岛的人脉还是有不少的,比如我小姨,只要沈一柱肯单枪匹马过来,我绝对让他很长时间内回不了内地!”裴灵的眼中透露出摄人的冷芒。

宋世诚也懒得再操心她的毒计,看着关口前方,隐隐觉得这一趟比赛,还潜藏着一些不可预知的内幕……

………

“你确定?!”

“对,我刚刚收到消息,宋世诚已经去了港岛,而你姐,早在两天前就到了。”

鹏城的某别墅里,沈一柱从过来拜访的Jessica那得知消息,立刻露出一脸的兴奋:“那还等什么,赶紧让你雇的那侦探把他们偷情的证据拿到!”

Jessica一脸的难色:“这事怕是不好操作了,那侦探知道我们要查的人,竟然把报酬加到了五千万!”

“靠!他怎么不去抢劫啊!”沈一柱也知道这侦探要坐地起价了。

“没办法,他说偷拍到这级别大人物的丑闻证据,价格必然要翻好几番,如果我们不愿支付的话,他大可以拿着证据去要挟事主。”Jessica无奈道。

“五千万……我现在手头可没这么多钱了。”沈一柱犯愁了,又实在不愿放过这么好的翻盘机会。

Jessica趁机谏言道:“沈少,不如我们亲自过去一趟吧,反正我已经知道宋世诚呆的地方,只要咱们能够现场抓奸,这把柄铁定能落到我们手里!”

“这倒也可以,我还巴不得现场整死姓宋的……”沈一柱心动了,不止是觉得现场捉奸有趣刺激,而且他在鹏城被禁足了一个月,实在苦闷慌了,巴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港岛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糜烂生活。

“不过,我走不了啊,你也看到了。”沈一柱没好气的瞪了眼徘徊在附近的保镖。

“只要沈少想走,我就有办法助你脱身。”Jessica诡异一笑。

沈一柱立刻双眼一亮。

等Jessica走后,又过了一小时,这别墅的后院忽然冒出了浓重的烟雾。

保镖们以为是起火灾了,立刻护着沈一柱往外面逃避,等救护车赶到,浇了一会水,大家都发觉到了诡异的问题。

只有烟、不见火!

后来消防员进去一检查,发现后院草丛里放了好几个烟雾弹。

“这是被恶作剧了?!”

保镖们面面相觑,不过没等放松下来,忽然有人喊了一句:“不好了!沈少不见了!”

大家连忙分几路去找寻,里里外外搜寻无果,最终,有人通过别墅区的监控录像,发现沈一柱趁着混乱的局面,偷溜到了门口,然后坐上一辆轿车扬长而去了。

男性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
小儿肠痉挛腹痛临床症状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儿积食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