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神魔戮武 第五十六章 苏御的实力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9:21

神魔戮武 第五十六章 苏御的实力

齐穹面露焦急,“这可怎么办?”他心中不甘,对方只有两人,那子午明显也不是魁星陈泰的对手,若是如此落败,如何能接受?

苏御说道:“我去吧,这一战是我们的交易。”话落,他也不迟疑,直接跃入场中站在陈泰与魁星的前面。

陈泰知道他实力不低,有他当主力

神魔戮武  第五十六章 苏御的实力

,三人或许也有一拼之力,吊着的心放下了一点,还是凝重说道:“我们三人一齐出手。”

魁星实力最低,也毫无异议。

苏御盯着煞战,眼中生出一丝丝的战意,说道:“此人交给我便可。”

“狂妄!”

“愚蠢至极!”

以聚灵境界听觉的灵敏性,他的话语被听得一清二楚,台下供奉纷纷露出不屑之色。

古尘看到他站出来,眼中露出欣赏之色,说道:“此人倒也有勇。”

古忧听了一名供奉复述了苏御的话后,在旁边道:“不过如此出头,若是输的太难看,未免太丢人。”两兄弟对苏御的实力多了几分兴趣。

魏隼狠狠叫了一声混蛋,他已不认为齐王府会有胜算。

高塔之上老者仔细看了一眼苏御,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对这一战,他产生了一丝兴趣。

陈泰犹豫了一下,看着苏御的背影,止住了想要开口的魁星,两人下台后就站在边缘。

煞战嘴角一咧,赞叹道:“好气魄。”

苏御抿了抿嘴,战意升腾,看了那么多场他也想活动活动筋骨。

“刚过易折,锋芒毕露不一定会赢。”没有与对方客气的意思,他直言不讳道。

话一说完,一道煞气袭来,直刺面门。

“煞气真的那么好用吗?”苏御眼中毫无悸意,退后三步,脑海之中螭吻虚影震动,全身快速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虚影,升起一股不输于煞战的气势,那道锋锐的煞气直接融入苏御身上的虚影之中,扩大了数倍反射而出,此刻的苏御好似一条远古猛兽,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气。

能够将煞气吸纳,倒转,放大!这才是真正的螭吻幻甲!

煞战目中轻视之意顿时收敛,长刀微鸣,“杀!”雀龙刀开合,霸气纵横,煞气逼人。

苏御凝神以对,源力如锋,脚下腾挪闪移,刀光虽耀,一时也难近其身毫。

感受到螭吻幻甲带来的增幅,苏御信心暴增,挥拳而出,正是赑屃袭杀!雄源如刀,直逼煞战而去。

煞战全神以对,雀龙刀再起,刀锋直面袭杀源力,两者相碰,劲风横扫擂台,其上灰色光芒闪烁,只听砰的一声,一道裂口浮现!

武逢敌手,酣畅淋漓,苏御一拳一掌毫无保留,所向纵横,势不可挡。

煞战挥手三刀,刀芒犀利,尽破苏御拳掌,源力轰鸣中刀锋扫掠,双方一时难分胜负。

擂台之外,众人皆聚焦于此,原本不屑的目光转为震惊,原本小觑这场战斗的众人也都凝神以待。

齐穹深吸了口气,只觉得胸中心脏泵动加剧,对这场战斗生出一道希望。

魏隼面上尽是不敢置信之色,再看手下供奉,与他们相比,尽是一群废物。

燕廉身后两名老者眼中满是忌惮。“对上他们你们可有把握?”燕廉问道。其中一人沉思半晌,“以二对一,他们抵挡不住。”燕廉听后似有所思。

砰的一声,苏御煞战两人一分即开,煞战突然反手一握“雀龙”,刀势不减,“逆刀斩!”一道刀芒强势而出,撕风裂空,向苏御而去。

“嘲风隐遁!”苏御避过刀芒,出现在煞战身旁,源力疾出,煞战沉刀抵挡,再交战数合,两人各自震退,难分上下。

“煞战将军不过如此。”苏御开口道,拳上源力包裹,他尚未使出全力。

煞战身经百战煞气逼人,以聚灵六重修为,手握雀龙刀,能一战聚灵七重而不落下风,然而面对苏御,他却感到一阵压力,面色深沉,雀龙刀锋之上源力流淌。

陡然长刀一斜,其上黑色光芒闪动,“破碎斩!”他整个人高高跃起,向着苏御一劈而下,长刀直落,其中却又好像蕴藏无数招式,苏御四周,尽是杀机。

苏御眼中露出一丝精光,站在原地,身上的螭吻虚影直接窜出,朝着身旁而去,同时手中结印,整个人蓦地虚幻起来。

刀锋劈落,擂台轰鸣一声,划处一道巨口,然而,苏御的人影早已消失原地,煞战目光一缩,刚想反应之际,一掌击在了他的铠甲之上,整个人被打的高高飞起。

见此一幕,齐穹大喊一声好,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苏御明显占了上风,擂台下陈泰与魁星二人眼中尽是钦佩之色,对于苏御他们发自内心的服了。

苏御站在擂台上那道划出的巨口之旁,身上螭吻虚影变淡了一些,平静看着煞战重重落在擂台边缘。

螭吻幻甲,不仅代表着虚幻,还有迷幻之效,雀龙刀斩下之际,刀锋已经悄然偏离。

煞战脸上热汗洒下,重重的喘息着,死死盯着面前的身影,喉咙之中传出阵阵腥意,苏御那一掌拍得很重!他随手在自己身上一拍,将身上碎裂的铠甲拍落,同时身上一道道源力凝聚而出,煞气流转,手中雀龙刀抬起,强招酝酿。

苏御微微屈身,掌中源力笼罩。

“下一招,全力!”煞战双手握刀,指向苏御,说着大啸一声,陡然向着苏御斩来,其移动间带起一道道虚影,这一刀太快,快得让苏御看不清刀锋所在。

苏御浑身源力凛然,在煞战刚动之时,嘲风隐遁使出,突然后退,不料刚刚现出身形,背后便一道利风袭来,煞战的身影掠出,雀龙刀重劈而下。

苏御故技重施,螭吻幻甲离体而去,煞战眼中苏御的身体中突然中跃出了道白色的虚影,向前掠去,而苏御本身的身体也变得虚幻起来。

煞战刀势不减横劈而下,苏御虚幻的身体陡然碎裂,他刀锋不止,身法再动,向着前方的白色虚影再次斩去,“不管你有几个,败吧!”

“不差!”那白色虚影正是苏御的本体,他一个转身,五指成抓,狴犴噬魂使出,强大吸力猛地从手心之中产生,煞战露出一抹狠色,长刀直劈而去。

砰的一声,苏御的五指直接扣在了刀背之上,“败吧!”噬魂之力涌现。

煞战只觉刀身之上一道强大诡异力量传出,脑海中突然多出一股灵魂撕裂的痛苦,即便他个性坚毅,也是无法忍受,面容瞬间扭曲,他猛地松开长刀。

苏御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随手抓过长刀,冷哼一声,一掌拍出,“赑屃袭杀!”

难以想象的狂暴力量瞬间撕裂煞战胸膛,携带着尖锐的劲风,他的身体重重砸到擂台之下,背后震出一道深坑,殷红的血液溢出嘴角。

胜负已分!

“将军!”肖鼬,子午二人呼喊一声,慌忙跑到他身旁。

看台之上,鸦雀无声,九名世子看着站在擂台之上,神色从容的苏御,面色各异。

“煞战竟然败了!”一人瞪大双眼惊呼出口。

“好强”一道喃喃的低语说出了众人心底的想法。众多供奉面色复杂。

“齐王府哪来这么多高手?”一人不解。

被供奉搀扶起来的楚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煞战,又将目光移往苏御身上,眼中出现一丝惊恐,他颤抖着手摸了摸胸口,对着托着他的供奉说道:“扶扶我离开。”他不愿意再看到这二人,那名使用沙化符的供奉格外震惊,畏惧地看了苏御一眼,扶着楚方下了亭台。

齐穹呼吸粗重,想到自己听到陈泰的评价,极力邀请苏御参战是何等的明智。

苏御淡定地走下擂台,带着没有反应过来的陈泰魁星二人一同走入看台之中。

武阳看着苏御,嘴角微笑,他早就看出了苏御聚灵八重的实力,对他的胜利不感到意外,但眼中还是露出一份欣赏之色。“此人倒也识趣。”他心底想道,他之前开口让煞战留情,就是不想看到有人死亡,而苏御明显也懂了他的意思,对煞战留了情,那最后一招,若非苏御收敛了锋芒,煞战就不是嘴角溢血那么简单了。

他站起身子声音洪亮道:“今日一战结束,各位回去修养,明日此时此地擎王府接受亲王府的挑战。”

众人称是,待到老者走进塔中之后,他们才向着看台下走去。

齐穹一行人身旁,秦非韩烈两人看着齐穹面露羡慕之色,不时瞄过苏御一眼,招揽到如此高手,他们齐王府晋入擎王府也是板上钉钉了。

魏隼一声冷哼只觉得心头大起大落,也不和身边的另外两人搭话,愤愤离去。燕廉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赵王府的世子对今日大比格外满意,看到燕廉目光闪烁,他轻笑一声,施施然走下看台。

呼伦贝尔治疗卵巢炎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卵巢炎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盆腔炎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盆腔炎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