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逐月神姬 第5章 笑问天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0:47

逐月神姬 第5章 笑问天

“思思,放学后一起回家吧!”

开学半个月后,马小亮终于来找她。

陈思思愣了一下,马小亮紧接着以一副自认宽大的姿态说:“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原来是这样,大概是观察了她半个月,确定她没有和齐煜藕断丝连,他才肯谅解她的所作所为。

思思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小亮,我没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马小亮怒气上涌,拔高音调说:“你怎么这么贱?非要当人家的破鞋不可?”

盛怒之下情不自禁的捶了一下自行车,却又在她惊愕的视线下摇头叹息,“对不起,我……”

“你骂的没错,是我不好,你应该找一个真心爱你的女孩儿。”思思低语。

现在的她内心还没有完全放下齐煜,自然不想利用其他人抚平伤口,尤其是曾经被自己伤害过的人,思思内心的负疚感无法抹去,她告诉自己只能当马小亮是朋友和同学,不能再让他重蹈覆辙了。

陈思思刚在心中这么想,却鬼使神差的一扭头便看到校门口驶来一辆捷豹,停在一个熟悉的身影面前。

司机跳下车,穿着学生制服的齐煜远远望去长身玉立,风姿绰约,在众多花痴女生的围观下动作利落的钻进驾驶位,车开走后,女生们竟将司机团团围住八卦起来。

马小亮看到那一幕,更为恼恨的说:“这种故意炫富的人真是无耻。”

思思无语,小亮也太愤世嫉俗了些,事实上齐煜并不是那种爱炫耀的,他为人很低调,他们平时出去玩都是坐公交或出租车,只有一次齐煜是开着超级豪车来的,那是因为她说想要体验一次那种奢侈的感觉。

齐煜一定是去接某个女人去了,思思揪心的想着。可是即便如此,那也与她无关。

开学后,陈思思绝少有机会看见齐煜,他似乎经常请假,不知去向,只有周测验时才回校。她常忍不住趁没人的时候跑到高三成绩栏去查看,齐煜的成绩一直高居榜首,从未出过前三名,他的效率实在惊人,在以成绩论英雄的学生群体中,难怪齐煜不管甩掉几个女生,都依然受人敬仰。

高二的课程越来越繁忙,早自习从七点开始一直上到八点半,晚自习更是从五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八点,陈思思连开小差的时间都没有,每天都沉浸在题海中,星期五晚上和整个周末还要参加武术班训练。

思思和文心的基础相差较大,别看文心一副温柔文弱的样子,却是从上初中就热衷参加武术培训,从没放松过练习,此时已经是掌法拳法剑法样样精通。

于是思思就自己从基础班开始练习,授课的是一名女武师,据说也是李东华的弟子。果然如文心所言,一练上手她就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有些天赋。

她天生丽质,身材比例又好,长期练舞蹈使骨骼柔韧有力,有一定的爆发力,呼吸吐纳也比常人平稳,内力积蓄起来十分容易。才上了三次课,思思就感觉自己走路生风,身躯轻盈,四肢比之先前充满力量了许多。

这一来,她仿佛被领进了一个别样天地,这种真刀真枪的练武和游戏中的仿真感觉不一样,加上重力感,比跳舞有趣多了。思思很快就上了瘾,晚上又在罗娜的指导下打坐修习,很快便突飞猛进起来。

第四次课时,李东华终于出现了,他果然和游戏里的一模一样,他也对思思印象深刻,一见就说:“那飞云上的姑娘就是你吧?真是飘若仙子啊!”

思思大喜过望,“你就是那位高人啊,老师,请你收我为徒吧

?”

一旁李东华大弟子陆晨摸着脑袋说:“思思,上回我光顾着拉拢你们啦,可是忘了规矩。要做师父的入门弟子不难,可是亲传弟子还是要有些基础的,须得在最高一级的武术内班中排进前三名才行。”

思思垮下了脸,这么严格啊,那她得等到下辈子了吧?但是她心知陆晨说的也没错,李东华一看就是武林奇才,怎么会随便收徒呢?况且就连比自己水准高出许多的文心也还在内班武师的教导下上课呢,她又怎能领先文心拜入李东华门下?

李东华但笑不语,却话题一转,对在场的几位弟子说:“晚上师娘有请,大家都去我家蹭饭去,一个也不准落,思思,你和文心也一起来吧!”

闻言,众人都是大喜过望,尤其是思思和文心,两个小女生十分雀跃。

那天晚上的聚会十分热闹,李东华住在市郊一处农家四合院,院子干净整齐,修葺的古朴雅观,四周都是沃野,空气十分清新。

陈思思第一次见到李东华的妻子沈涟漪便惊为天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优雅恬静的美人,面容白净、眉如远黛,仿佛古代仕女图中走出来的,只是看上去她比李东华大了一些,三十多岁的样子。

沈涟漪待人十分温和,说话的嗓音也轻轻柔柔的,大家都很喜欢围着她谈天说地。他们围坐院子里露天畅饮,思思也喝了不少酒,有些晕晕乎乎的。

酒酣耳热之际,一旁的文心却像是有心事一样不言不语,思思纳闷的问:“文心,你怎么不开心啊?”

文心眼神略有些古怪,侧头不安的在她耳边说:“思思,我怎么觉得师娘她……她印堂有些发黑,面目有点……奇特。”

思思疑惑的朝沈涟漪望去,恍惚中果见她一张脸煞白的吓人,眼窝深陷发黑,嘴唇有点乌青,额上隐泛黑气,面目哪里是有些奇特,不如说是有点狰狞。

当下不禁大吃一惊,酒也醒了一半,“文心,我怎么先前没看清楚……”她正说着再要抬头一看,却见沈涟漪回转了身,进了里屋。

过了一会儿,她再出来的时候,思思和文心都觉得她好像变戏法一样恢复了秀丽姿容,一点也没有方才的怪异吓人。

“难道是我们看错了?”思思心下奇怪,是喝多了产生幻觉了吧?

文心却催促她说:“思思,我们快些离开吧,我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头。”

自此之后,她们便不敢提做李东华弟子的事,文心甚至不久就辞了班不在此处学了。只是李东华待思思极好,每次上课都来指导一二,又有游戏中惊为天人的一面之缘,思思对他很是敬仰,不久便忘记了那天的事情。

有一次她在办公室里等李东华,推门进来的却是沈涟漪,沈氏一见到她就十分高兴,拉着她问东问西:“思思,你怎么不来我家玩了?那天我和你一见如故,盼着你什么时候能再来,不如今天便去我家里坐坐?”

闻到她身上的香味,看着她绽露如花笑颜,思思深深喜欢这个大姐姐一样的师娘,当下便同意了。

这之后,她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几乎每个周末思思都会去李东华的家,于是拜他为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其他弟子见师娘如此喜欢这小师妹,自然不会反对她破格加入亲传弟子的行列。

揭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通化整形美容
巴彦淖尔治疗男科费用
揭阳治疗男科方法
通化整形美容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