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苍雷的剑姬 第417章 语言不通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6:50

苍雷的剑姬 第417章 语言不通

我的糟糕预感一向都非常灵验,尤其是当事情和萌妹子扯上关系的时候。比如没敲门就直接进入梦云的房间结果正巧撞见小丫头在换衣服、比如有梅姐陪同的情况下蓝羽学姐在面前摔倒并露出了胖次、又比如口花花着主动作死调?戏艾蜜琳娜要求对方奉献少许福利时她黑着脸把爱剑祭了出来,总之在被她们各种咬头、殴打乃至电击之前,我都会在心中产生比糟糕的预感,就像现在这样。

当然我并不是说奥瑟维娅学姐作为冒牌先知和专业神棍

苍雷的剑姬  第417章 语言不通

,本身的战斗水平非常低下,以至于她扔的小火球偏离了目标有大半冲直接冲我来了;而是眼前的情形实在太过经典,简直就像是欢乐向作品里必定会出现的暴力女主把潜入的可疑分子揍飞时正好撞在了除去家务和吐槽之外一是处的弱渣男主身上把不久前才收了令人羡慕嫉妒恨的究极福利的骚年压得口吐白沫嘴歪眼斜但偏偏就是死不了等众人恢复过来后掀开那个可疑分子的伪装时发现丫是另一只有可能就此加入后(神兽)宫修罗场的萌妹子的王道剧情中的场景。

真是稀奇,难不成今天我终于能够体验一回传说中的王道剧情了吗!?来吧,高高跳到半空中的披着斗篷的这位,我乃是只要是萌妹子就来者不拒的绅士;如果你真是妹子的话,就请乖乖地被火球击中失去平衡继而栽倒下来扑进咱的怀里到地上打滚去吧!哪怕被你砸得各种内出血本人也认了啊——!

事实证明所谓的王道剧情果然是和肤浅的我没有丝毫关联的存在。

奥瑟维娅的火球击中斗篷后炸裂成了漫天的火星,同时还把斗篷给点燃了。这位正体不明重要的是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事居然把樱红长发的学姐惹毛成这样甚至不惜用魔法打人的小偷立刻就从半空中歪倒下来,然后在被旁边蓝羽学姐莫名其妙注视着的我声情并茂地张开双臂比期待的眼神中一头撞进了巷子口的铁柜垃圾箱中。

表面绿色涂漆都要掉光的锈迹斑斑的长方体空心铁制品顿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同时还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少许垃圾好似投石入水时溅起的水花般飞了出来。紧接着靠于巷子墙壁上的垃圾箱盖子因为摇晃而歪倒,呯的一声重重合了上去。

传说中的一杆进洞!

我此时只觉得脑袋上有一大群乌鸦欢叫着飞了过去,整个人立马就不好了。

大步赶到垃圾箱旁边的奥瑟维娅狠狠地喘了口气,用力捏着指节以一种听上去令人心惊胆战的语气咬牙切齿地悠悠说道:“跑呀,你倒是接着跑呀?告诉你。就算跑到这个世界的尽头我也会一直追过去,然后在那里让你血债血偿的!”

所以说这家伙究竟对你做了什么,竟然会产生出如此的深仇大恨!?尽管眼前樱红长发的少女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我还是没有能够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道:“那个,奥瑟维娅学姐?”

被唤到名字的女孩终于恢复了冷静,扭头看向我们微笑着点头致意道:“喔。周翼、还有蓝羽,你们俩这是在约会吗?”

“才、才不是!”饶是迷糊如蓝羽学姐也知道约会的含义,忙不迭用力摇着头否认道,“我和小翼是因为中午分别独自在家所以才一起出来吃饭的。”

“原来是这个样子。”

为避奥瑟维娅联想带其它一些有的没的继而引发一系列的日常,我便急忙试着转移话题:“对了。学姐。在你刚刚追赶窃贼的时候除你之外我还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不过……(打量着女孩身后)人呢?”

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从地上传了过来:“不是人喔?”

我和蓝羽学姐循声低头望去,然后在地上看见了一只竖着尾巴的雪白猫咪。

“先说好即便有着相当好的资质我也绝对不会把蓝羽学姐让给你的!”我立刻抬手站在天然呆的面前摆出了准备舍命英勇保护她的架势,“只要我还能战斗,谁也别想把她带走!就算是你这只宇宙级别的传销魔兽也不例外!”

有听没懂的天然呆果断换成了满脸迷糊的表情:“小翼,你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玖碧它很危险吗?”

“当然很危险了,对萌妹子来说尤其如此!”我转身用力握着拳头对蓝羽学姐斩钉截铁地坚定道,“这家伙会骗女生转职成一种看似魔法少女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的职业。等到她们意识到上当受骗后却已经变不回去了。所以名为丘比的外星生物必须被通缉乃至彻底清除……啊咧?”

瞬间炸毛的玖碧像吹气球般迅速长大,后变成了一头体宽差不多塞满了整个小巷子的巨型白色猛虎,伸出右前爪啪叽一声按在了冷汗涔涔的本人的脑袋上:“咬你喔?”

“真是非常抱歉。”

这td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老虎不发威当它是病猫吗!?

待我满头黑线泪流满面着低头认错之后。玖碧才重变回了原本的猫咪模样;而本人也是不禁暗自松了口气,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开始说起了正事:“对了,奥瑟维娅学姐。这个多半已经被垃圾箱里比浓烈的美妙气味熏晕了的小贼究竟偷了你什么东西?”

樱红长发的学姐脸色闻言顿时又黑了下来:“他并没有偷我的东西。”

那你为毛像杀父仇人那样在后面狂追了人家半条街!?

很显然奥瑟维娅的话还未说完,她深吸一口气之后恶狠狠地咬着牙啐道:“但是他却强行抢走了我买给西娜的加了鸡腿的酱肉盖浇饭,并且还在逃跑途中部吃掉了!”

带着妹妹出来买午饭的吗,怪不得玖碧也会在这里呢。话说为什么被抢的会是双马尾萝莉的盒饭而不是财物?莫非那个正在垃圾箱里享受着气味熏陶的仁兄并非职业小偷。而仅仅只是一个试图在峫城打拼出名堂却不幸落魄了的倒霉蛋?

如果真是那样就没必要把事情闹得太大,让蓝羽学姐拜托梅姐给这家伙找份工作就什么都解决了。简直完美。

前提是我能说服眼前这个看上去随时爆炸都不奇怪的怒气冲冲的樱红长发女孩——要知道在某些人的价值观当中和食物有关的怨念可是相当可怕的。

便在整个人熊熊燃烧当中的奥瑟维娅试图继续骂骂咧咧地说些什么的时候,垃圾箱的盖子忽然从内部被推开了。也让我们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玖碧上前几步走到了奥瑟维娅的身前,而我则是拉着蓝羽学姐向后退几步拉开了距离;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这个锈迹斑斑的铁箱子,并且除某只天然呆外都摆出了临战的架势。

面对一个普通成年人也要弄成这种严阵以待的样子在闹怎样,果然是习惯成自然么?我这边才自嘲地摇了摇头,那边就从箱子口伸出来了一只手。

灰绿色的皮肤。

啥情况?我只听说过给头发染色的,没听说有给皮肤染色的啊?

不等满脸愕然的众人反应过来,缩在箱子里的仁兄便终于探出身子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身都是那种诡异颜色的粗糙皮肤,和普通成年人差不多的身材,除去两颗下獠牙翻在嘴唇外面脸部其它地方看起来都和人类没多大区别,浑身上下挂满垃圾不说眼睛还变成了搞笑的蚊香状,摇摇晃晃着估计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样子。

对方的形象和各种神话传说乃至魔幻作品中的某个种族实在太相似了,以至于我忍不住当场就大声惊叫了起来:“兽人!?”

奥瑟维娅浑身一震清醒了过来,接着挥手在附近布下某种结界把垃圾箱周围的空间封闭了起来,紧盯着对方凝重道:“为什么兽人会出现在这里的?难道说他们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对于人类的仇恨之心、打算违背当初的誓言趁着如今比混乱的局势反攻回地表吗?”

有戏,这个樱红长发的女孩绝对知道些什么!但眼下并不是拉着奥瑟维娅问个究竟的时候,那个因为斗篷被火球烧破而露出自己面容的兽人稍微晕乎了片刻,待意识到斗篷已经破损后,他果断采取了一个惊掉了大家下巴的行动。

丫竟然猛地再次把身子缩回了垃圾箱里,只是留下小半个脑袋眨巴着眼睛紧张地打量着我们。

这货真的是准备反攻地表的兽人派来侦察如今人类发展情况的斥候而不是专程跑来搞笑卖萌的?我觉得奥瑟维娅学姐十有*在什么地方弄错了!

满头黑线的樱红长发见状好悬没当场背过气去,抚着胸口平复好心情后才重看向了对方,试探性地招呼道:“那个,请问你是谁、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回答我们的是一种呜哩哇啦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这下可好了。未完待续

铜川治疗早泄医院
铜川好的男科医院
铜川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铜川男科
铜川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