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赌气的代价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2:15

那年夏天,我在北京红桥市场练摊卖水果,意外地遇到了一位老家的姑娘。她推着三轮车卖一些小食品,旁边还站着一个小伙子。

“听口音你河南的?”

“驻马店的”

“你驻马店哪里的?”

“确山哩。”

“我也是确山哩。”

我们相互看着,都很激动,姐妹一样有说不完的话。

她小我两岁,梳着一条马尾辫,马尾辫上戴一朵很漂亮的红花,脸上涂了脂粉,比我白净。

“他是谁呀?”

“我男朋友,谈两年了,今年赚点钱准备结婚。”

我有点羡慕她了,领着弟弟妹妹出来几年了,自己的婚事一直没着落。

她没有租摊位,跑着卖货,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又一次见她时,她还是推着三轮车,车上只是摆着一些膨化食品,衣服依然很干净,脸还是很白。看不出哪里不对劲,就是小伙子不见了。

“怎么就你一人,他呢?”

“我们吵架了,他回去一个月了。”

“外面生存不比家里,还是有个帮手的好。”

“他不来找我,我是不会回去找他的!”

“你也不小了,寻个知根知底的不容易,要珍惜啊!”她迷茫地看着过来过往的行人,沉默了一会。突然愤愤地对我道:“我就不信,离了他我还活不下去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清晨,我到市场出摊时,看见了站在对面的她。她有些不自在,脸上的笑容很牵强,原来她在帮对门熟食店的姐俩卖一些北京小吃。

问了才知道,她的车被城管收去了,已经歇一个多月了。

“这姐俩可不是善茬,这儿的外地人有几个没被她们欺负过?还是辞了吧。”她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衣角,一声不吭。

一个月后,她走了,又一个小姑娘站在了对面门口,依然卖着“荞麦扒糕”一类的北京小吃。

我心里不安起来,观察着对门姐俩的动静。

一天上午,熟食店里的那个妹妹似笑非笑,嘴撇着,一脸不屑的在对一个熟人说:“傻B玩意,还敢找我要工钱,趁我们不在家,竟敢勾引我们家老爷子!抽她丫几个大嘴巴子,屁都没敢放一个走了。”

她们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她们的父亲来过市场几次,六十多岁,人高马大,生的剽悍,一双眼睛滴溜溜净瞅年轻漂亮的姑娘。

我有种预感,她这次亏吃大了,我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痛。

再一次见到她,是半年后。一天中午,我与妹妹在路边饭馆吃饭,迎面一辆马车拉着一车西瓜过来,我远远地看见她坐在上面,戴着个太阳帽,脸还很白,可能是涂了脂粉的缘故吧。赶车的男人实在让人倒胃口,又瘦又小,还一把年纪。马车从我眼前徐徐而过,我愣愣地看着车上的她,我想她应该也看到我了,她把脸转向了别处。我心里突然升腾起莫名的恨。

日子不长,她来了。那天傍晚,她顺着墙根,慢慢地向我这里走来。我忙着卖货,装着没看见她,她站在我身后,一声不吭。我忙完了,她走到我跟前,怯怯地打着招呼:“姐,生意还好不?”

我仔细地打量她,头上还带着花,头发却很凌乱了,脸很白,依然涂着脂粉,只是耳根子后的灰尘却清晰可见,白衬衫已经渗出土色。我再也忍不住自己,激动地说道:“你有困难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看你找那人,干巴黄瘦的大半截老头子,一看就是有家有口的人,我们有那么贱吗?你还想回老家不?你少吃亏了?还不长脑子!”她低着头,不作声。

这时又来了买水果的,等我忙完回过头时,她已经走了。我慌了,匆忙地在市场里寻找,没有了她的踪影。

自此,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她。她到底去了哪里?她有没有回到老家?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每想起她,我心里有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压在心上。

共 1 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采用铺叙的方法,把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村妹子呈现在读者面前。一无工作、无技术,靠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过活;二无戒心,被人骗来骗去,仍不能自醒(其实她也是没办法,不知怎样才能自强起来)。三是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赌气”她却有了,而且堪称顽固不化,连“我”的话都接受不了。纵观那个她,既让人可怜又让人生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作者采有第一人称写法,给读者真实可信的感觉,很真实、生动地把这个农村妹子写了出来,欣赏,推荐。【编辑 云台文经】

1 楼 文友: 2015-05-16 10:26:54 题目做了改动,不知影响你的主题了没有?有啥咱再联系。问好。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5-16 22:02:50 谢谢老师!看你编辑语言真合我意,命运有无数次转机,她却按照自己的情绪走下去,输不了一时之气,却亲手砸烂了自己的人生。联系今天的有些孩子赌气离家,在外不知道深浅,悲剧也不少,给个人与亲人带来抹不去的伤

滁州男科
拉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无锡好的白癜风医院
滁州男科医院
拉萨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